丁廷臣

编辑:加法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9 09:51:03
编辑 锁定
丁廷臣,64岁,男。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主任。1947年出生在山东梁山县,18岁参军。初中学历到部队后第一份职务是文书,在他的连队中,算得上高学历。他自学高中,考取大专。最后的10年部队经历,是河北石家庄一所军校的政工教员。41岁那年,丁廷臣从团级干部转业到梁山县农行。8年后,他以农行工会主席身份进入该县农业发展银行,担任行长,直至2002年退休。
中文名
丁廷臣
出生地
山东梁山县
出生日期
1947年
职    业
培训活动中心主任
性    别

丁廷臣接受调查

编辑
今年8月,新华社报道“中爱联”8年未年检,非法举办“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如今被暂停工作,接受调查。
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主任丁廷臣说,其实该中心只是挂靠中爱联,交10万元左右的会费,小记者培训项目均由他的公司运作。丁廷臣认为,小记者培训项目属于官方半官方之间,只有挂靠单位,才能行得通。所以他先挂靠事业机构少工委,合作被终止后,才选择中爱联。他还为小记者培训编制教材,四处与媒体合作、搭建小记者作品发布平台。
从事小记者培训的8年,丁廷臣的地方分站已分布近百个城市,他的公司获取大量注册费、加盟费和活动经费。因为“中爱联”的被调查,他的培训中心目前也被暂停招生。采访中他表示,若不选择挂靠,也许就不会是这个局面[1] 
64岁的丁廷臣说着说着,眼眶开始湿润。他后悔将“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挂靠于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简称中爱联)。
“中爱联”,这个文化部主管的社团,被爆出8年未年检,非法成立“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搞活动骗钱,目前正接受调查。丁廷臣的“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作为其直属单位,也被停业调查。
面对记者,丁廷臣强调,自己的“小记者培训”是个合法的、纯粹的商业项目。而之所以会被拖入这场灾难,是因为他的“老脑筋”。
他说,自己在部队、在党政机关工作过,才会觉得办公司、做生意背后有行政手段好一些,感觉会有领导帮忙说话,有人给保驾护航。
除了寻求“官方”外衣,丁廷臣的“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还利用其他方法,回避甚至掩盖它的商业属性。
比如该中心的“招生办法”,教授加盟商如何弱化商业性;该中心的所有文件均印成“红头文件”;甚至,《中国报业网》刊登了一篇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的文章,文中称该中心“已将小记者事业发展为大型综合性公益事业。”
丁廷臣心中充满矛盾。他一面后悔为纯粹的商业项目找挂靠单位,一面又说,“我们想做的事,是带有官方半官方的性质,不挂靠根本行不通。”

丁廷臣发展历史

编辑

丁廷臣行长转型遇挫

县农发行行长丁廷臣退休后,帮人贷款从事小记者培训,2003年遇非典,项目未能开展。
在从事小记者培训之前,丁廷臣已为他的职业生涯,画上过两个圆满句号。他当过23年的兵,后又做过6年县农发行的行长。
丁廷臣1947年出生在山东梁山县,18岁参军。初中学历的丁到部队后第一份职务是文书,在他的连队中,算得上高学历。他自学高中,考取大专。丁最后的10年部队经历,是河北石家庄一所军校的政工教员。
41岁那年,丁廷臣从团级干部转业到梁山县农行。8年后,他以农行工会主席身份进入该县农业发展银行,担任行长,直至2002年退休。
丁认为,从农村走出去的他,当兵和转业做得都很完美。他没想到,在画第三个人生符号时,却遇到了“海啸”式的灾难。他说,当时真没料到办小记者培训那么难。
2002年,一名中央级报纸驻山东的记者找到丁廷臣。这名记者曾采访过丁,这次来,说是给他带来一个“好项目”培训小记者。丁廷臣在梁山县银行系统工作多年,凭关系可以贷到款。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当地银行上班。“当时没想到这个市场那么乱。”丁廷臣给这名记者贷来50万,遂在北京办起“全国青少年小记者培训活动组织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找一些机关单位合作,组织学生参加培训。丁廷臣觉得这些文件也没什么用。2003年,遭遇非典。小记者培训活动始终没开展起来,丁廷臣看着那些钱,被一点点地花完。当年8月底,那名记者退出,丁廷臣接手了这个委员会,继续从事小记者培训。

丁廷臣“借壳”少工委

丁廷臣交了30万挂靠少工委,并成立公司运作商业项目小记者培训像退伍后进入银行业一样,丁廷臣这次又进入了一个陌生的行业。他先是延续此前的做法,通过行政文件,组织学生活动。他找到团中央勤工部,让其发文件,组织了100个孩子,参加他举办的第一个活动,“保护母亲河在行动小记者考察黄河”。
当时丁廷臣想先通过活动,制造一些影响。2003年的夏天,这100个孩子坐4辆车,被拉到济南,在黄河边合影。丁廷臣记得,当时还有山东省的领导参加活动。
丁廷臣认为,既然做培训,就要有教材。他开始在北京各大书店,找合适编写教材的人。
在北京一家图书馆的书海中,他找到了任东升这个名字。当时,他就职北京一家报纸,已经写过一些小记者基础知识的东西。丁廷臣回忆说,他们是一见如故。任爽快地答应编写教材。
54天后的2003年11月24日,第一套教材编制完成,共有三本,《小记者新闻》、《新闻写作》和《编辑与写作》。现在,丁廷臣就缺一个挂靠单位了。丁廷臣说,“在北京做事,指导思想再明确,也得有个正儿八经的部门支持。不然,没法开展工作。”任东升给丁廷臣介绍了中国少年先锋队全国工作委员会(简称少工委)。
当时,少工委和中国记协联合成立“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
小记者培训活动的主体,是少工委下属全民所有制单位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及《中华小记者》杂志。
任东升告诉丁,第一任秘书长到任没几天,带钱跑了。指导中心无法开展工作,成了一个空壳。
此后,按丁廷臣的说法,他和少工委是一拍即合。“因为我有市场,但缺乏有力的指导;他有文件,但没市场。”丁廷臣说,他向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交了30万挂靠费,签了5年合作协议。
2004年10月,丁廷臣的名字出现在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的组织机构中,该中心“聘请丁廷臣同志担任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那年9月,丁注资50万,在平谷兴谷工业区注册成立了世华天成文化传播中心,成为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真正的操盘手。工商资料显示,世华天成公司性质为集体所有制(股份制),经营包括“承办展览展示、技术培训”等8项。

丁廷臣挂靠后的商业能量

2004年到2007年丁廷臣在全国加盟几十家分站;因市场出现乱收费,少工委终止该项目。丁廷臣和少工委的合作进展顺利。在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办的活动中,不时可见到少工委、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成为主办方的信息。在中国小记者《培训活动指南》中,有多位军政界领导、专家、顾问及社会名流的题词。
指导中心开始在各地建站,发展小记者。
到2007年5月,指导中心举办“十佳”、“百优”表彰活动,并召开第一届小记者代表大会。丁廷臣说,当时来了1100多名小记者。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开了5天。
时任全国少工委领导,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赵武军、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主任王溪、秘书长丁廷臣参加活动并讲话祝贺。丁廷臣的小记者培训“生意”日益成熟,从搞活动,到吸引加盟商;从开展培训小记者,到发放小记者证,每一个项目背后,都有着商业利益的往来。
来北京参加第一届小记者代表大会的孩子,每人大约缴费1000元。地方要加盟小记者培训基地,也要交加盟费。丁廷臣说,2004年到2005年,地方上都不愿意加入。2005年年底,才收到第一笔款子,1万块钱,是石家庄的一个地方站。2006年开始,按不同地域,建一个站缴费三千、四千、五千和一万不等。
“即便一年建二十个站,不也就二十来万?”丁廷臣说,在少工委停止合作之前,他们加盟了四五十个地方站。丁廷臣小记者培训项目,除了收取加盟费,还有活动费,100元左右的小记者注册费,和每年的年检、换证费。2007年8月24日,丁廷臣的小记者培训项目被一纸公告撤销。
全国少工委、中国记协联合发文,废止《关于在全国少年儿童中开展小记者培训指导活动的通知》。
根据该文件精神,决定撤销”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丁廷臣介绍,当时授权搞小记者培训的不止他们一家,在招生及活动方面,有人涉嫌乱收费,少工委随即决定废止这项活动。
“因为培训是有偿服务项目,所以必须和政府机关脱离关系。”丁廷臣回忆,当时少工委的领导这样跟他说的。

丁廷臣再嫁“中爱联”惹祸

丁廷臣交费10万挂靠“中爱联”,但因“中爱联”未年检被查,波及小记者培训项目。对于少工委的决定,丁廷臣觉得不公平,“因为那时合约还未到期。”丁廷臣回忆说,少工委领导告诉他“平稳过渡、安全转移”的8字方针,并给他几个月缓冲期,“领导还建议不能用指导中心,怕以后侵权”。据丁廷臣介绍,2008年,经人介绍,他找到了中爱联。几个月后,双方达成合作协议。丁廷臣说,他交给中爱联会费10万元左右。
2008年10月26日,中爱联发布会函【2008】34号“关于在全国少年儿童中开展小记者培训活动的通知”,授权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在全国建立规范的小记者培训基地,开展专项培训、活动。
丁廷臣也听从少工委建议,将“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的“指导”换成“活动”二字。
丁的职务变成了活动中心主任,同时成为中爱联理事,排在214名理事(常务理事)的最后一名。
对于这次挂靠单位的变动,“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在它印制的红头文件里,这样介绍自己,“前身是2003年7月经全国少工委、中国记协联合支持成立的‘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现为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的直属单位,是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的权威性管理机构。”在活动中心的各项活动中,组织和参加活动的出席领导,由少工委变成中爱联。而这次“挂靠”,为丁廷臣埋下祸根。
新华社今年8月报道,中爱联8年未年检,非法成立“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在全国各地疯建上百个小记者培训基地”搞活动骗钱。丁廷臣表示,他并不知情中爱联是否年检。
“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广东某站的站长,对此说法表示怀疑。他说,“8年未年检,中心一点也不知道?我不相信。”

丁廷臣辗转打造媒体平台

丁廷臣先后和《语言文字报》、《包钢日报》合作办小记者报;合作不是被终止就是被指违规办报
丁廷臣在挂靠中爱联之前,已为他的“生意”搭建好了媒体平台。丁廷臣说,他最初就知道,要做成“小记者培训”这项生意,一定要有个媒体,刊发小记者“作品”。
丁廷臣曾分别与石家庄、河南的两份报纸合作,作为小记者作品的发布平台。但合作很快结束。
2007年,丁廷臣找到《语言文字报》。这是一份教育出版社主办的报纸,全国发行。
按丁廷臣的说法是,《语言文字报》学生版曾一度是该报的全部版面,他任主编,负责版面内容。他把报纸办成了小记者报。后来,他又让梦雨担任该报主编。丁廷臣解释说,因为梦雨担任过一家报纸的主编,是内行。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广东某站的站长说,《语言文字报》当时与中心一年的合作协议近100万,每期八个版的“学生版”,其经营权属于该中心。此后,教育部的王旭明担任该报社长。
今年8月25日,《语言文字报》现任主编李世江表示,他于2010年1月1日由语文出版社调任该报主编,之前他在语委大楼里有10多年工作经历,虽知有丁廷臣其人,但之前未曾听闻丁担任该报任何职务。
该报社社长王旭明告诉记者,语言文字报社已于2010年与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终止合作,丁廷臣之前从未担任该报主编一职。
与《语言文字报》终止合作后,丁廷臣转包了《包钢日报·校园周刊》,又将其办成《中国小记者》报。由于丁廷臣没有印上主报名称,子刊名又印得过小,而且,丁廷臣并未将《中国小记者》报随主报一同发行,而是单独赠送,丁廷臣又被指违规办报。
9月2日,《包钢日报》社发声明称,该报《校园周刊》已在几年前停刊,他们从未向任何单位和个人签署过承包协议。

丁廷臣丁家“虚拟”的公司

丁廷臣在通州注册两家公司运作加盟业务,但在通州均找不到这两家公司。
从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的官网上能看出,丁廷臣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该网站介绍,目前在全国有300多个培训基地,遍布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州等近百个城市。
来自该中心的一篇文章还称,从成立至今,目前共有30万左右的小记者。若注册费以100元计算,该中心的这项收入达3000万。这还不包括上述300多个地方站的加盟费,所办的活动费。
丁廷臣在2008年又注册了一个公司,中雏奋飞(北京)教育咨询中心(简称中雏奋飞)。
工商资料显示,中雏奋飞公司法人代表名为丁庆岭,注册资本10万元。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丁庆岭和丁庆英,各占股份5.1万和4.9万。企业性质仍为集体所有制。
据丁廷臣的三弟媳称,丁庆岭、丁庆英是丁廷臣的两个儿子。丁庆岭在梁山县农行工作,丁庆英则是在梁山县农发行工作。8月23日,丁庆英在电话中说,中雏奋飞公司虽以他们兄弟名义注册,但他们两人始终在县里上班。公司的管理者是他们的父亲。中雏奋飞成立一年后,世华天成公司因“未按规定参加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中雏奋飞承担了中心的事务,比如和加盟商签协议。
工商资料显示,中雏奋飞公司的注册地址是,通州区漷县镇漷兴一街699号。漷县镇小城镇建设管理委员会出租给该企业营业场所,面积40平米。记者调查发现,在通州,找不到中雏奋飞。
据镇政府商业科工作人员证实,小城镇建设管理委员会早在2年前撤销,不足一公里的漷兴一街上也没有这个699的门牌号。几年前,该镇可以为这些公司提供注册地址,包括并不存在的门牌号。作为潜在的交换条件,在该处注册的公司必须在当地纳税。该人员称,近一两年开始,该镇发文禁止此类公司注册。原因是,此类公司存在只注册不纳税,偷漏税的现象。“工商局已经清掉一批了”。
中雏奋飞的工商资料显示,2008年,从业人员为7人的中雏奋飞,全年销售收入为零,亏损500元,纳税额为零。2009年,中雏奋飞从业人员总数变为2人,全年销售收入12000元,负债31000元多。
同样找不到门牌号的还有“大行博爱教育有限公司”(简称大行博爱)。
这家今年6月1日领取营业执照的公司,注册地址为通州区潞城镇武兴路314号2001室。记者现场调查发现,314号2001室也是一个虚拟地址。工商资料显示,大行博爱注册资金10万元,个人独资,法人代表为“丁孝沉”。据梁山县西丁村村民称,丁孝沉原是西丁村人,孝沉即是丁晨,也就是现任活动中心的副主任。
大行博爱也承担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的加盟事务。

丁廷臣将变成公益项目

丁廷臣的小记者培训项目被暂停,丁廷臣表示原本他想今年起部分项目实施免费。
今年4月,丁廷臣拿到一个项目,海内外小记者专项基金。这是丁廷臣的中雏奋飞公司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发展中心签订的协议。丁说,按照红十字会专项基金管理办法,需向账户中注入200万基金。但他拿不出这么多钱。经过再三申请,最后注入了20万基金。“这是破天荒给咱们批的”。
在“海内外小记者专项基金”的管委会,丁廷臣担任管委会主任,丁晨的职务是副主任,齐庆杰为办公室人员。
在调查中雏奋飞的工商年检资料时发现,“齐庆杰”的手机号与丁廷臣儿子丁庆岭的手机号一致。
按照丁的想法,基金成立后,就可以通过红十字基金会公募,还可以公益合作。他的长远计划是,通过这个基金,把小记者事业做成完全免费的公益事业。
今年8月,中爱联被指多年未年检,在整顿期间非法举办活动,以及“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成立‘海内外小记者专项基金’敛财”。
目前,海内外小记者专项基金管委会已暂停工作。
8月30日,丁廷臣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心下属站点已停止招生及相关活动。他们原本打算一些活动开始免费,但没料到中爱联活动被叫停会波及到他。他把这次困难比作海啸。
丁廷臣说,他原本想过和新东方那样,完全以社会力量办学,可惜还是他的旧思想太顽固。结果,恰恰是那些自己创办的项目稳坐钓鱼台;而那些有所依附的项目,则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问题。

丁廷臣生意经图谱

编辑
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
2003年7月经全国少工委、中国记协联合支持成立“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中少联发【2003】4号《关于在全国少年儿童中开展小记者培训指导活动的通知》。
丁廷臣向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交了30万挂靠费,签了5年合作协议,担任“全国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指导中心在各地建站,发展小记者。地方加盟小记者培训基地,要交加盟费。
世华天成文化传播中心
2004年9月,丁廷臣注资50万,在平谷兴谷工业区注册成立世华天成文化传播中心,成为小记者培训指导中心真正的操盘手。2009年12月,因“未按规定参加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
少工委下属单位与丁廷臣终止合作,丁转投中爱联。
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
自称是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的直属单位,是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的权威性管理机构。2008年10月26日,中爱联发函授权建立小记者培训基地,开展专项培训、活动。丁廷臣的职务变成了活动中心主任,同时成为中爱联理事,他交给中爱联10万元会费,开展培训活动。据中心官方网站介绍,至今已有300多个培训基地加盟,遍布广州、上海、北京、天津、重庆等近百个城市。
中雏奋飞
2008年,中雏奋飞(北京)教育咨询中心注册,法人代表为丁庆岭(丁廷臣的儿子),承担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加盟等事务。
行博
2011年6月1日领取营业执照,注册资金10万元,法人代表为“丁孝沉”,也就是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的副主任。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经济人物 人物 中小学